忍者神龟魂断幸福岛

Time:2022-10-11 / View:93

(一)

故乡傍着溪流,我从小便喜欢钓鱼。

物质贫乏的年代,一根金竹竿都是奢侈。老辈子用火小心翼翼来回翻烤竹尖,然后再把竹竿用大石头吊在屋檐房梁拉直,必须要用今年质地金黄的高粱杆做浮漂,外带全凭经验拿捏重量的一丁点金属牙膏皮做管坠,鱼竿就做成了。

夏洪稍退,老辈子拿着鱼竿带领几个小跟班冲向小溪。儿时的夏天炎热又清新,节状浮漂欢快的在水草丰美的湍急溪流中浅吟,时而轻停,时而垂头,就在浮漂沉没的一瞬间,紧绷的鱼线从浪花里吃力的拉起了一尾鱼。

白白胖胖的好家伙在柔软泥沙地里拼命活蹦乱跳,光着脚丫疯快跑去捡鱼的我们岂知疼痛感,或许童年就是这样简单快乐。老辈子将鱼儿养在瓦片交织的石缸,每次投喂玉米面,鱼儿翻涌点映的金黄鳞光搅动着宁静岁月的波纹,我好生羡慕。

我向父亲讨砍了金竹竿,自己跑去几公里外的供销社购买鱼线与钩。我要模仿他,我带着弟弟妹妹准备大干一场。一个洪水尚未退却的波涛翻滚日子,我站在高高的田坎上不明所以胡乱钩起了一条大鱼。我慌张得不知如何处理,甚至忘了弟弟妹妹对我的崇拜有加。

我们跑回了家,大爸用菜籽油将大鱼炸成金黄,我们三人一人一段,老弟说那是他成年以后至今犹记的美味。

成长途中,我记不清钓了多少鱼。童年的快乐初心似乎已忘,不论大小的得失时刻影响着心境。“爆护”欣喜若狂,“空军”无聊失望。钓鱼变了?还是我们变了?这是一门生活哲学。生计奔波,鲜有闲暇的我与钓鱼渐行渐远。

生活虽无鱼,偶尔我也观网羡鱼。观摩户外直播捉鱼,我总难免拾起潜藏心壑的山水田园情怀。这是一份追忆童年的魂牵梦绕;一份摆脱琐碎的灵魂出逃;一份思乡归土的终极祷告。我想起了条纹斑斓、夺目靓丽的“火烧板”(学名:宽鳍鱲),真是令人心驰神往!

尔后,我查阅现代钓鱼技法。专业细致,我做的鱼竿简直原始又老土,打窝饵料更是难以启齿提及。我相中了抛投竿,它可以精准抛投到山涧深潭最远处,那片狭静的水域充满了神秘与大货。

我把想法告诉了兵公子。村里从小到大的兄弟基本都是钓鱼能手。那时他正疯狂迷恋钓鱼,经常出没于闻溪水库与白龙江。我俩天天在社群演绎抛竿、收线、起鱼,各种惊心动魄。面对我的纸上谈兵,兵公子多次气愤批评我是一个“大水货”,只闻声不见人。因为他在我的极力劝说下,花巨资购置了路亚竿与两个线轮,我却迟迟不见行动。其实我也不想这样,无奈囊中羞涩。

某次归乡,我与兵公子站在田坎上聊得火热,大有指点江山、激扬文字之势。不知何时大牛手托饭碗认真的将半个脑袋瓜子从后面凑了上来。

大牛:“兵公子,你又在骚吹闻溪水库有大货了”。

兵公子:“那你以为呢?上次拉鱼,手都给我拉软了”。

兵公子:“隔壁老几钓了一条几十斤重的大货,还让我给他照相”。

大牛:“你怕又在豁(骗)哥哥”。

兵公子:“不信,你去问蛋子”。

大牛:“兵公子好久带领我们走一走哇”。

兵公子:“我们现在去都可以”。

我:“我们现在就去?”

兵公子自信的说:“你以为呢”。

我:“男人就一个字,干”。

大牛驱车载我们杀向闻溪水库,飞毛的车速像极了我们无法轻意按捺的焦躁内心,高潮的气氛欢乐了山腰。现实往往事与愿违,时值闻溪水库蓄水,标点无法作钓。兵公子只好选了一个桥墩,让我们体验台钓,毕竟人都来了,总不可能白跑一趟。

大牛说闻溪水库是他钓鱼生涯的伤心失意之所。此次空军,其实我们都不想的。大牛上山攀摘八月瓜,下河摸捕溪涧鱼,其到之处所向披靡,虽然我和兵公子都想极力维护他“山野之王”的神圣称号,到头来终是功败垂成。

幸运的是,此次我初见了路亚钓具。柔硬适中的冷艳竿柄、机械工业设计感浓烈的线轮,做工精良,钓鱼至宝。远处仅有的标点被陌路老哥占领,他抛弃了同行的漂亮小姐姐,仍凭她如何生气也不去安慰,一个人金鸡独立于杂草乱枝岸垛,手竿轻挥,线行江心,我静静欣赏着天空与深山被划破的宁静。

兵公子突然淫荡的笑了笑。“部长,你看看人家”。

我腼腆小坏的笑了笑。“人家怎么了”。

兵公子:“你搞快点入手路亚”。

我继续笑了笑。

一个男人对稀奇古怪东西感兴趣时,也许他真的老了。

(二)

一笔生意小赚,返回成都,我便入手了路亚。期间,我反复查阅资料,并向兵公子咨询如何挑选鱼竿与线轮。

兵公子告我,竿看碳素,轮要纺车。他始终认为我是一个玩不转水滴轮的男人。他以亲身经历告诫我,水滴轮对于新手来说,非常容易炸线。

我很想告诉他,“男人不能说不行。我可以的”。

短视频钓友精确甩竿,多次令我热血澎湃。但我还是用现实经验先给了自己一记耳光。男人做事要稳,不能太飘。

最终,我选择了和弦老司机推荐的竿与纺车轮。色亮竿明,风骚无比。他曾说自己多年来鱼没钓到多少,一只风云雄霸天下的麒麟臂早已练就,我相信他的实力,估计老钓鱼人的身份也装不下去了。

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。路亚在手,天下我有。无奈工务繁忙,老夫暂且无法操练。闲暇时,我发现路亚真是一门大学问。钓柄、线组、线轮、拟饵、目标鱼,我都做了一些大概的初步了解,以便日后理论指导实践。间或无聊一人擦拭鱼竿、体验手感,时刻幻想自己“全副武装”登船抛竿,同马口、鳜鱼、翘嘴一决高下。

时光荏苒。大牛“五一劳动节”载我等兄弟归村,大家商议再次征战闻溪水库。回家已是凌晨两点,早晨七时群问无人作答,计划只得再议。此时恰巧蛋子在楼下大声呼唤,我便起身随他征战团结水库去也。途间蛋子惊闻我晚睡早起,活力满满。我谦虚的对他说了一句:“关键我是时间管理大师”。

初体验总是青涩与充满耐心。在我台钓了接近半天左右光景才想起路亚竿。一来老婆不断致电,其误以为我在家带儿。空军回归,陈惶陈恐;二来老夫在此以蚯蚓为饵,钓得数尾三角峰,小儿可得一碗鲜美鱼汤,好不快活。

夕阳余辉。蛋子为路亚竿开光,同时饶有兴趣指导了我如何绑线与抛竿。我本来基本也不差。掌握技巧后,我便开始抛竿。其实这里没有目标鱼,但作为一名小学生,我得先练练。

我终于理解和弦所说的麒麟臂锻造,我不断变换点位抛竿,燃烧卡路里。面对一望无际的水域,拟饵如同小行星在宇宙一样渺茫。这像一幅风景,大自然的宏大、人类的渺小。第一次打龟,让我彻底明白了“月涌大江流”、“独钓寒江雪”的唯美。

第二天,我来到县城青江河练习。头顶大太阳,滚烫的鹅卵石丝毫未让我退却。足足两小时,三公里路云和月。多次挂底,最终第二次打龟。

回家后,我躺在沙发上仔细反思。马口水中结伴出游,难道是拟饵出了问题?我立即出门采购。此时,细儿竟说自己也去要钓鱼。顺水推舟,我带他一起出去。

晚间,我换上新饵打算再战。家人散步健身,我路亚异曲同工,反正不用浮漂。老婆好奇,我顺道带她去河边感受了一下路亚钓法。青江河摇曳着廊桥灯火,烂漫夜色像咖啡馆的霓虹音乐搭配红酒杯。这是我第三次打龟。

翌日,儿子叫嚷着要钓鱼。小长假无聊,老婆提议白龙湖游玩。我立即带上家伙,叫他们赶快下楼坐车。路途蜿蜒,风景倒也不错。拦河成湖,巨山成岛。车至目的地,我们却不知如何是好?一要安顿家人,二要钓点适合。

肚饿,我匆忙在湖边咨询船夫。他说载我们去一个小岛农家乐,食宿钓鱼完全没问题,妥妥一条龙安排。行船途中,我隐约感觉欠妥。不出所料,我们去的地方是筏钓。饭罢酒足,我带细儿去感受钓鱼,怎想这小子一出竿便中了一条小小小小鱼,后来他还有意向我提及此事,这于他定是一段快乐回忆。我象征性试了试路亚,挂底剪线铩羽。

终耗资七百余元乃去。作为最后的体面,我买了一尾青鱼。这是我第四次打龟。

思来想去,我得紧密团结一位带头大哥:和弦。他多次邀我去升钟湖破龟,可惜时间错位,一直未能成行。

至此,我已无心恋战。浅尝辄止也罢,从长计议也罢,反正操之过急万万不可。钓鱼人铸就的是心态。

后来,我越挫越勇,相继在老家溪流多次打龟;在兵公子和大牛的共同见证下,于郫县打龟,但这丝毫不影响我那日吃烤鸡的心情。

(三)

过年期间,老冬多次于幸福岛路亚有所斩获。心动不已,本人向来极力推崇健康生活,路亚恰好就是一项绿色的运动。约好,我们便驱车前往。

老冬一直担心鱼口与活性问题,他似乎从来不担心打龟之事,他甚至仔细询问了我的线组与抛竿,我一听便知今天来对了,破龟指日可待,正确指引是通往成功的捷径。

地点与上次不同,再战白龙湖果然不同凡响,必须信心满满。老冬装备齐全,事前还补充了一罐红牛,走位甩竿竞技感范儿十足,竿尖咻咻强而有力。相较之下,我略显拘谨猥琐,甩竿不敢过度用力,甚怕操作不当导致竿体断裂。明显不够激情,我必须努力使自己保持血液兴奋才行,毕竟路亚钓法要一直不停寻找目标鱼。

说是迟那是快,老冬上鱼让人有些遂不及防,可惜我没亲眼见证鱼儿咬口过程。目标鱼是一颗强效定心丸,我开始大胆甩竿尝试。拟饵在水中游弋的样子真美,清澈水底偶尔竟有几尾翘嘴追逐挑衅,我狠不得自己代替拟饵摆动引诱,让鱼儿猛啃一口。

鱼儿活性太低,老冬在筏上试钓一圈后说道。长时间的一无所获,对于我这类人来说很容易丧失信心,特别是太阳已将我晒得全身油化,虽然我还愈发坚定的在原处猛然甩竿。恍然神移,湖面上最美的抛物线数次缓缓落下,慢慢搅动纺车轮仿若用心编织每一秒生活,远方天边偶尔有几只大雁苍劲飞过。

离开幸福岛,途经青川县城。东桥巨大黄铜熊猫搬走了;崖巴中学石墙变成了漂亮的浮雕;通往黄坪的陡坡平缓了;年少懵懂的同学在黄坪大桥下以蛇祭天、歃血为盟,大家明言兄弟伙有钱要掏出来一起用;贫穷的我春游后无钱坐车回家,在黄坪场镇划空档打麻将杠上花后欣喜激动;班草在黄坪转弯的第一个陡坡骑赛车载翻了心中暗恋许久的姑娘。车速轻快,曾经一幕幕我长大的小城,怅然若失。

这是我第N次打龟。(文/王宜楷)

发布评论

Copyright © Kai by WordPress
WangYiKai Studio